您现在的位置 >> 首页 >> 校园文学

爱,永不消逝

作者:涂倩怡     供稿单位:校报记者团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1-02     浏览次数:


我知道,就算你不在我的身边,既然一切都无法改变,那我不也没有必要再逃避下去了。我知道,你的爱早已融入我的血液,伴我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,伴我跨过每一道坎坷,这,便足矣。——题记

桃花岛上,绿草遍地,芦苇在微风中轻轻摇曳,一叶小舟泛于湖面。天也很蓝,漂浮着轻丝般的薄云。是啊,春天又来了,桃花岛的桃花又开了。青弦一家如往常般,去岛上散心,桃花岛的人并不多,恰是一家人出门散心的好去处,爸爸时常笑称这是属于他们一家三口的后花园。咦,爸爸呢?青弦慌了,很慌很慌。她四处张望爸爸的身影。还好,爸爸在素雅的梨花星星点点缀满浅绿色枝叶丛下,赏花拍照。青弦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她甜甜地笑着,寻思着:爸爸等一下定然会过来侃侃而谈,说什么“人面桃花”之类杂七杂八的逗自己和妈妈开心吧。“爸,我们去过桥吧,过对面看看那边的花吧。”青弦对着爸爸的背影说道。可是,爸爸没有回答。空气里,一片寂静……不,不,不,爸爸,你还在,我们都在岛上,这是真的,一定是,青弦默默的期盼着。可是,梦终究是梦,总有醒的那一瞬间。青弦张开眼,迎面而来的是黑暗的夜,而她,此刻正睡在宿舍的床上。梦,已醒。泪,亦沾巾。

青弦忘了这是第几次与爸爸相会了,每一次的地点都不同,而那些地方是他们一家三口最常去的,承载的,都是他们一家三口的记忆啊。记忆中,爸爸永远都那么风趣,和爸爸一起,就算寒冬,凛冽的风也挂满了欢快的音符。哎,如果能永远的停留在梦里,就好了,青弦轻轻地叹了口气。心,似乎又被玻璃扎了,血,无声地溢出来。虽然现在,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痛了。但,泪,还是止不住。三年了,青弦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,爸爸没走,他还在,他们说的也不是真的,不是,她反反复复告诉自己。

三年了,她几乎没有和别人提起爸爸,甚至是和至亲也很少提及。仿佛逃避,六年前发生的一切,就会抹去,一切就都可以回到从前:按门铃时,爸爸会故意逗她,不紧不慢地把门打开,故意看她着急的样子;走到阳台,会看到爸爸挑逗家里的小乌龟,小乌龟学着爸爸的样子在水中吹气,水面上冒起一个个诗意的水泡;饭后,爸爸伴着古典音乐,打着太极……

至少青弦固执地认为,只要不提起来,就什么也没有发生。她每天都期待着生活回到从前,回到爸爸还在的日子。三年来,她似乎已经习惯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故事里,因为那里,有亲爱的爸爸;家,也是完整的。此刻,对她而言,生活的一切,都是索然无味的。学习,不再是那么有意思的事了,她现在亦不过维持着表面上乖乖女的形象,得过且过罢了,早已谈不上用功。很好的朋友,也很少联系了,因为心情时常低落难以自控……现在的生活,就是一潭死水,平庸且无趣。她甚至开始厌恶这个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,如同行尸走肉般的自己,甚至期盼,有一天,自己的生命也可以结束,那时,便再无痛楚。

想着近年来的事,不禁想起小时候爸爸对她的期许,自己真的对得起爸爸吗……不经意间,天亦将明。一个声音久久回荡在她的耳边:青弦,生命可以不再完整,生活可以有不幸,这些,不是不承认就可以不发生的。但爸爸的爱,永远不会离开,他永远在保护你,庇佑你。所以你,绝不能再这样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的苟活下去了,这样的你,是爸爸不希望看到的。青弦不知道这是她自己的声音还是爸爸的声音,反正,她知道,一切都过去了。一抬头,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跳进来,扑到她的脸上。新的日子,才刚刚开始。

后记:从过往中醒来的青弦已经初三了,不过还好,一切都才刚刚开始,也都还来得及。经过半年的奋战,青弦后来考上了理想的学校,也逐渐变得阳光……


版权所有:党委宣传部、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